亚博是不是正规平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otoriousannies.com/,那不勒斯

在米兰留学,暑假前和导师撕逼了。心情特别不好。然后朋友问我去那不勒斯不,我就觉着太想散散心了,一横心就去了。

去那不勒斯之前,其实对我来说要去那不勒斯的理由并不多。无论是毛姆还是费兰特,玛格丽特披萨或是拿波里意面,悬崖或是海滩,似乎都没让我有勇气征服这个“臭名昭著”的乱糟糟的城市。

但即使这次去玩回来,我还是没有特别爱上那不勒斯,我不喜欢它。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绝对比听到的那些谣言里来的迷人,无论是赞誉还是诋毁都和我在那里的感受太不一样了。我们去之前做攻略的时候,觉得似乎国内那不勒斯攻略并不多,因为相对而言自助去那不勒斯的国人还是少的,所以就想记一下自己的这次旅行,至少是给个自己的念想。

我刚到意大利的时候就动念想去那不勒斯,然后被小伙伴说”你真不怕偷”。当时真是半点意大利语不会,想来也是无知者无畏吧。不过最后也是没有成行。

之后关于那不勒斯的负面信息就不断,总离不开说它脏乱差。即使意大利小伙伴们都会告诉你那不勒斯很美,他们也会顺带告诉你,那里真的很乱,以至于都不能端着手机在路上走(虽然这本身也是个不安全的习惯)。我床友的导师还跟她说:啊,你要去那不勒斯玩啊,很好啊,但是千万不要带着你那根项链啊,要注意安全。

事实是,我也全须全影地回来了,而且一路还遇到了不少好人,不过,惊吓也是不少。只能说那不勒斯的脏乱差还是名副其实的。大多数建筑都破败而又缺乏修缮,熙熙攘攘的市场真让人没地方下脚,火车站附近就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有了,路面交通真的全靠自组织,红绿灯一半是坏的,另一半也没人看,垃圾虽然也实行分类,但都漫出了垃圾桶。

那不勒斯一定是因为自己有海有山,美得得天独厚,所以任性地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我国十八线县城城市管理水平,用在我国八线规模的城市上,然后成了意呆的二线城市。毕竟,那不勒斯可是有两条地铁线的(规划了六条貌似),也有机场。

Toledo地铁站设计的很漂亮,我们在罗马的MAXXI看到过那不勒斯诸多地铁站的规划和设计方案

我们来去坐的是火车,请务必坐快车,从罗马去大致2小时即可,到米兰5小时左右。不仅是为了快,而是为了安全,因为沿途少停,然后相对贵一点,闲杂人等也少一点。相传开往那不勒斯的过夜慢车是属于神仙也救不了你的。我们选的是“高级”铁路Italo,私营的铁路公司,服务和设施都很不错,提前订票的话头等座也不贵,还有无线网络和小吃供应。只是私营公司毕竟不是铁老大亲妈生的,总是晚点,不过这是意大利,晚点1小时家常便饭,take it easy。

那不勒斯火车站离主城区是很近的,因为城市规模本身也不大。我们是从罗马去的那不勒斯,那天不巧,罗马公交罢工,我们一大早折腾了好久到了罗马火车站;谁曾想到了那不勒斯才知道,那不勒斯也罢工,于是地铁就没得坐了。在公交站台等了好久想说会不会还有车,然而等到绝望也没有来车,倒是见证了火车站形形色色的人,以及火车站周围叹为观止的混乱交通。最后我们还是步行到达的住处,订在universita区域附近的Airbnb。

从火车站往外走的时候,床友和和我标榜她订的住宿是传说那不勒斯最安全的区域。可是在火车站混乱的氛围下,我对此表示质疑。其实unviersita区域,也就是大学区域,距离火车站也就一站多的地,走走二十分钟吧,反正经床友这么一说,我也是觉得大概是安全一些的。至少有不少学生,周围也看到不少书店、打印店。街道也相对整洁一些,也不会有很多盲流。

住的airbnb,来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英语很糟糕,但是我们的意大利语也很糟糕,扯平了吧。特别是她态度很好,热情又善良。期间来了个WIFI GUY,跟我们说来搞无线网络的,英语极好,还帮我们做了翻译。后来聊起来,他说他其实是房东的朋友,受托来修wifi而已,本职工作是修飞机的。他还说他去过中国,然后很热情的给我们介绍那不勒斯好吃好玩的,最后免不了提醒我们注意小偷。把他送走之后,我们都在感叹,如果我也有个修飞机的朋友多好,让他给我们家修wifi。

但是真正让我觉得对那不勒斯城市风貌的理解有了天翻复地变化的,是去圣艾莫城堡的那天。圣艾莫城堡是在山上的,那一块就是出名的富人区。从地铁下来就感觉气氛完全不懂。安静,干净,住宅类型也看得出是有钱人家,大概有了点资本主义气息。这才觉得同一座城市里的对比可以如此强烈,这居住分异问题很严重啊。想来世界上著名的一些“富人”城市,也都是伴随着不堪的贫民区的。那不勒斯大多数的脏乱差,至少还很有趣,因为老城区主要就是这个氛围,多样性和混乱感和新鲜感和不安全感都是并存的。所以我对这样的居住隔离也不吹不踩,只是来旅游的,选住处的时候还是要多注意的,安全性、便捷性、价格互相权衡吧。

庞贝,是我去那不勒斯的动力之一,至少是我骗自己去的一个主要动力。我会想去找那种宏大的感动,我以为庞贝内带给我那种苍凉悲壮的感觉,但其实没有。

夏天的那不勒斯万里无云。而庞贝里的建筑物早就只剩跟人一般齐高度的残垣断壁,也几乎没有树荫。走在石块铺成的路面上,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所以大脑大概完全被汗液占领,光顾着被自己感动了。(以及建筑学学生免票入内,我很感动)

我站在这里是看什么呢,想到这是在公元前建成的城市,你会想这里是怎样的店铺,那里是怎样的祭坛,然后这一切又在公元一世纪就毁灭了。我应该感到恐惧或震撼吧,但是走在黄色的石墙间,我只是搜寻着下一个可以遮阴的立足点,和迈出下一个不会滑倒的步伐。

千百年后,烈日下的你也会真的理解为什么他们要用高挑空的大开间,小窗户,厚石墙;你会感叹这些本该流水的渠道是多么智慧;你会发现住房就是有大有小,因为有富有贫;却很难懂的最大最中心的场所都会用来祭祀,用来朝拜,最大的气力花在了信仰。

从那不勒斯到庞贝是坐火车的,我勤俭持家的床友很早就查到了便宜的班次。值得提醒的是,我智慧的床友特地带我们从porta nolana上车,也就是那不勒斯中央火车站(centrale)的前一站,站很小,没什么人,特别早上赶了一班最便宜的车次,买了票进去都有座,然后到了centrale那一站蜂拥而上的人群,把本就破旧也没有空调的车厢挤得更加闷热,而提早一站上车的我们好歹有个座位了就。然后你就等着人群蜂拥而下的那一站下车就好了。回来的时候,因为实在又累又热,买了express的火车,速度更快也有空调,只是在那不勒斯这里,什么车晚点都是可能的,在车站的cafe买点饮料和老板打打趣就可以打发时间了。

相比其他几个热门意大利城市,我觉得那不勒斯确切的说是度假胜地,意大利人还有欧洲别的国家的人(哦,还有很多美国人)都会热衷于来这里看海晒太阳。这件事不仅是我在那里玩的时候发现的(周围好多标准的英语,法语、德语……),还有就是那不勒斯有多少次出现在文学作品里。

也是惭愧,作为一个毛姆粉丝,我竟然在去卡布利岛的前一晚才知道毛姆的短篇《吞食魔果的人》。当然,他笔下的这个故事一如既往地深刻而讽刺,以至于他对卡布里的赞誉也让人心有芥蒂。

除了最出名的就是卡布利岛(Capri)了吧。我床友的导师还给她推荐的Ishia岛,比卡布利大很多,《那不勒斯四部曲》里面也多次出现。不过相传,当时罗马皇帝可是用这个巨大的ishia岛向希腊人换取了capri岛的,因为capri太美了。所以吧,我床友还是订了capri的船票。

我们做了攻略之后发现,真正的魔果应该是卡布利岛上的蓝洞(Grotta Azzurra),即使毛姆只是略着笔墨,也是把它渲染的神乎其神,然后它也盘踞了各大旅游攻略里的卡布里岛必去点。所以凡是带有蓝洞的旅程,无论是渡船,门票,包船,都会贵上不少。(不靠谱攻略:蓝洞本身门票14欧,坐渡船似乎便宜,但是船夫还要给小费的;我们还考虑过包船出海,可以游泳玩耍,小船的线欧有点吃不消,而且如果要去看蓝洞,还要加价50欧。)

从那不勒斯到卡布利岛是做渡船的,网上可以预定(都是我床友搞的,我的万能旅行助手,再次鸣谢),价格从二十几欧开始不等,看发船时间和速度和不同公司。提醒一句就是,貌似船票都是要到窗口换成现票的,我们当时乐呵呵的拿着手机电子票过去登船被阻止了,飞奔着去换票实在十分狼狈。然后我就开始质疑人生了,网上订票是要收手续费的,网上描述的是:因为现场需要排队,所以建议你订票,但是即使你订票了你到了现场,还是需要挤在售票窗口换票,实在是令人发指。所以呢,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吃亏。

卡布利岛上主要的游览区域是东边的capri和西边的anacapri,相当于2个小镇吧。渡船是靠在capri的北边,旁边就是大海滩(marina grande),在capri的南边是小海滩(marina piccolo),capri的核心区是在中间的山上的。西边的anacapri也是山上的,它的北岸就是蓝洞,我们就放弃了anacapri。

我们早上从那不勒斯去的卡布利岛,上午就主要转了一圈capri。从码头可以坐公交车去也可以坐缆车上山。地方小,公交车不多,而且直接都写着开往哪里,而没有路线号码。有开往capri的,也有anacapri的,也有开到蓝洞的等等。码头旁边就是信息中心和公交售票处,还是服务很周全的,而且英语都还行得通。但是注意,公交车和缆车都是2欧一个人一次,但是票是不一样的,想清楚坐什么再买票。(血的教训)早上上岛的人多,所以公交车排队很长。因为我们只想上山转转,不是去特定景点,所以还是做缆车了(我是第一次坐这种城市内的交通缆车,好稀奇),相对班次更多,运量大,虽然还是很挤。

反正在capri上边吧,就是随便逛,有住宅有商业。非常中产阶级气息的地方,毕竟是富人度假区啊。一边走一边就念叨着,有钱真好啊,在这儿有套房多好啊,这时候想到毛姆的《吞食魔果的人》,会怀疑毛姆设计这么个不好的结局,是不是自己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穷苦如我和我床友,看到网上说:“capri is all about spending money”的时候心里也是欲拒还迎的。中午的时候,床友神乎其技地就走到了一家山上的面海的景观餐厅。也是迎宾的小哥太会招揽生意了,即使我说我觉得这家店贵了,他说不好吃不要钱。可惜了,海鲜意面和Caprese都真的很好吃,只能说侍者小哥推荐的也很靠谱。

BTW,我和床友一直热衷于Caprese,但也是到了卡布利岛才知道,Caprese就是得名于Capri的。因为处于水牛芝士产区。

下午吃完饭之后,我们就去大海滩玩耍了。是的,我们就是冲着下海玩去的,所以都带好了泳衣、毛巾、浮潜棒。

一如上文所说主要的下海点分为大海滩和小海滩,查了网上的攻略说小海滩下午太阳就没有了,晒是不晒,但是下水会冷的。事实证明,即使我们在有阳光的大海滩,游到向晚时,还是会觉得冷的。我们贪图方便只带了小毛巾,有条件的话还是带浴巾。

海滩都有公共免费区域(public),也有属于一些club的区域,前者顾名思义随便玩耍,后者也分几种等级,比如毛姆笔下的台比留大浴场,是隶属于一个餐厅的,比较高档,付费后提供更衣室、淋浴、毛巾等等设施,而且都是提前预定的,我们想奢侈一回都没机会,早订光了;而我们后来去的就是在海滩边路口支了个牌子的club,其实说白了就是花点钱租个躺椅,然后就可以用他们的冲澡和更衣室了。单独冲澡也要3欧,更衣室用一下也要1欧,但是租个椅子价格在十几欧左右。我们三个人只租了一个椅子,本来以为还要我们付钱,但是并没有人揪着我们,所以妥妥的还是这样合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对的)。不过更衣室其实很简陋,淋浴也只有冷水而且室外的,就是冲掉点自己身上的海水吧。

我水性不太好,而且有着一个怎么都浮不起来的体质(大概我绰号是阿斗)。所以扒拉着我床友的浮潜棒打死都不撒手。这里没有细软的沙滩,海滩的石子很膈脚,石头上的水草也特别滑腻,难以相信毛姆所说的,一下子冲到海里游泳是什么境界。但是泡在海里真的很惬意,因为水很干净,风景也好,而且真的会觉得很凉爽,太阳晒得人只会高兴不会厌烦。

就在我扑腾的时候,我大概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被意大利帅哥搭讪的经历,不过是一个看着不超过十岁的小正太。他也趴在一块充气垫上,从我们身边飘过的时候,跟我们说了一句“hello, 你好。” 我们跟他回了“ciao”,然后很惊讶于他会说中文。然后他告诉我们,这是他唯一会的一句中文。鉴于他英语纯正,我们问他是哪里人,颇为惊讶,他就是那不勒斯人。不是黑,但是这把年纪的意大利小孩子我只碰到过对着我喊“cinese”(中国人)的。他说他经常来这里玩耍,然后说着就划水游向他的小伙伴了。

其实对我来说,玩一个地方,通常是玩老城加上吃吃吃。所以其实那不勒斯城里的游览我更上心一点。

那不勒斯城里游览的攻略不少,考古博物馆、新堡、蛋堡也都是比较著名的打卡点,可惜我们既没有去全,也无意去全。下图包括了我把自己打卡了的,没打卡的景点,吃了的、没吃了的好吃的。

和大多数欧洲老城一样,各种城堡啦教堂啦广场啦,基本是必备套餐。景点的数量和质量按道理也是够够的,够得上让那不勒斯成为一个旅游城市,但感觉上没有罗马、佛罗伦萨那样的城市那么“游客”。

相比逛景点,我和床友都有酷爱装有老城街巷的爱好。逛着逛着吧,我琢磨着那不勒斯这种平凡到不平凡的气质,最主要的来源是“脏”。老城里真的破破旧旧,即使以意大利的标准而言,也算够脏乱差了。(不是我黑意呆啊)

但这种脏乱差,又的确透给你一种奇妙的感觉。大概是老旧得不在乎自己老旧,不在乎你,不在乎他;大概是懒得很舒坦,所以很放任,还有什么事情大过好吃的和好天气;大概是自豪的,如若你要去看那不勒斯,你就只能去看那样的他,爱不爱他也是随便你。

Tribunali街,Toledo大街,都一直在那不勒斯四部曲里读到,也就是那不勒斯很重要的商业街了。

现在Toledo沿街店铺都是时尚品牌,好像是任何一个城市的商城会有的牌子,但是这种混乱得不紧不慢的气质,时刻提醒你这只能是那不勒斯。当然这条街对我来说没啥好逛的,我不会在这里买全世界哪儿都能买到的衣服或者化妆品,不过Toledo地铁站也是值得一看(前文已提及)。

撇开那不勒斯那些大热景点,圣塞维诺小堂算是很重要但不算有名气的。本来是个特别小的小教堂,现在已经改为博物馆,没有宗教功能,里面的雕塑作品尤为精品。因为地方很小,听说去晚了是要排队的,而且里面会很拥挤。所以我们就一大早就跑了过去。(小堂9:30开门)

不出意外的是,早上的意大利哪里都是空荡荡的。一路上,只遇到了零散的几个人,和满地垃圾,和满墙涂鸦。即使阳光正好,也让人会感觉有点不自在。直到走到一个路口,一个大叔拉着手风琴走了出来;而这边的一个大飘窗上,坐着一男一女;大叔拉着手风琴走过了这家窗户;那个帅哥就引吭高歌;大叔干脆笑呵呵的站在了他们窗前。不知道这一幕是不是很那不勒斯,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愧疚。

跟着地图走到一个极为狭小的路口,偏僻得我都要质疑人生了,抬头看到一个脏兮兮的指示牌,清楚的写着圣塞维诺小堂(Cappella Sansevero),才确信自己没走错。没走几步就来了个大爷对我们吼了几个词,虽然一开始吓一跳,但凭着我和床友三脚猫的意大利语,终于理解了,大爷是在提醒我们要进去看小堂的话要在对面买票,完全是出于好意的热心大爷,让我觉得又有些愧疚了,连忙道谢就去买票了。

小堂线欧,着实不菲。内部不可拍照,我也就无可奉上了。但真的要说雕塑实在精品,其中尤其是Veiled Christ和Disillusion这两尊,应该是镇馆之宝了,实在令人惊叹。略微对艺术有所兴趣的话就也是十分值得入内一看的。

在那不勒斯的行程里,真的是不断地要把气温纳入考虑的因素。当我查到那不勒斯有个地下探秘的游览项目的时候,眼睛瞬间一亮!

这个“项目”的名字叫“Napoli Sotterranea”,请自行谷歌,或者搜naples underground应该也可以找到他们官网。其实是到那不勒斯地下的古代储水系统参观,还有导游介绍这些地下空间的历史,后来如何在战时被利用,如今的功用等等。在烈日当头的那不勒斯,钻到地下之后,平均温度只有20度左右,真的是很爽快啊。而且导游的英语真的很不错,讲解也很有趣。

官网上查好时间去到那里排队买票就直接进去了,入口点就在你老城中心,很方便。我们是抱着避暑的目的去的,所以其实14点的英语场是比较理想的场次。(后来为了安排下午去爬山,选择了12点的,后文再叙)全程也有一个多小时,在底下的话怕冷的人估计还得穿长袖。

Vomero山是那不勒斯西侧的一座小山,爬上去就可以俯瞰全城和海岸线。山上还有著名的Sant’ Elmo城堡和San Martino修道院,两座建筑本身也都还算值得一看,加之它们里面也有绝佳的观景点。

热爱拍拍拍的床友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登高拍照的机会,所以商量之下,即使天气炎热我们也是要去的。并且床友主动提出,既然山是在西边,要等下午时候上山,才能拍到整座城市是迎光的样子,上午去就是逆光了。所以即使知道了上山需要一部分步行,且山顶的景点都没有空调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决定下午去了。

去上山游览的话,可以做地铁到最近的站,或者坐缆车,都是城市公交的部分,一样的买票就是了(对于平原城市长大并且学了个城市规划的我来说,山地交通组织真是太神奇了。)无论是出于好玩还是出于方便,这两种交通方式都体验一下还是不错的。从地铁站下来走到山上的风景也是不错的,而且终于可以一睹那不勒斯传说中的富人区了,一种懒得跟你交流的安静祥和之感。

Sant’ Elmo城堡对建筑学学生免费,售票小哥很和气,特别好说话,而城堡本身的建筑价值的确比较高。San Martino修道院好像是5欧的门票,里面的壁画和一些家具的确比较精美,但个人觉得也不算很值。如果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的话,二者则一进去逛一下,到顶上拍拍照也就是了。

新堡和蛋堡应该是那不勒斯最为著名的景点了,估计是人人打卡的类型。蛋堡更靠海,据说更美。不过我们时间来不及了,只去了一下新堡。建筑学学生免费呢。

现在里面展出作品画作为主。展厅很简陋,但是蛮吃惊的是不乏大家作品。(好像鲁本斯还蛮多的)当然更多的是那不勒斯本土艺术家了。想来那不勒斯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坐拥的美景、气候、文化,也必然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了。

在城堡里面的时候,就发现有一块区域是封起来了,装饰得特别漂亮,放了很多座椅还铺了地毯,布置了鲜花。结果出来的时候,才知道,是有人在这里举办婚礼。不知道是租下的还是家族所有。但是正好看到新娘父亲带着新娘进入城堡,真是感觉好棒。这可是真正的城堡婚礼啊。

我和床友都属于大胃杂食吃货,对大多数食物都能甘之如饴,但也导致我们对大多数号称的“美食”,很难有惊为天人之感。即使在意大利晃悠了这么久,既不会像有的人说的觉得西餐没什么好,也不会觉得意大利遍地是好吃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到了那不勒斯,真的有吃到惊为天人的披萨。

先提一家网路上名气很大的那不勒斯披萨,Gino Sorbillo,这家店我米兰的小伙伴推荐过我,我和床友去吃过他们米兰的分店,的确很好吃。而这家那不勒斯的总店更是人气爆棚,没开门就有人排队的那种。我们很识相地放弃了这种排队美食,安慰自己也算吃过分店了。

而那不勒斯的小伙伴,还推荐了另一家披萨店,Starita,位置略偏离老城中心,但是她说这是她从小吃到大的,发自内心的真爱。而后来,这家店也成为了我和床友的真爱。我们点了个传统的magrita,然后让店里小哥推荐了个,他推荐了个pizza fritto里面的啥我没看清,说是他们家最好的。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炸披萨”,但其实端上来之后看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罪恶,是面皮经过油炸的样子。然而吃起来一点都不油腻,而是巨好吃。难以描述的好吃,爆发出灵魂光华的好吃。这家店的饼皮不是一般的赞美之词可以描述的,总之这两款披萨完全征服了我们。

还有一家她用生命给我案例的披萨店,Pizzeria Da Attilio, 就在Toledo大街附近。重点是他们家的pizza carnevale(直译大概是“披萨嘉年华”),其实是饼皮里包了ricotta芝士。这是我和床友都很爱的芝士之一,所以想来也是怎么吃都不会出错的。这家店一进门就是个大大的传统炉子在烤披萨,店员阿姨特别和善英语也很好,就是上菜略慢。可能是之前一家是在太震撼了,这家店的确好吃但是没有上升到灵魂高度。

但是还是超级好吃。面团是传统发酵的感觉,还有新鲜的芝士马苏里拉和ricotta,真的是别的地方吃不到啊。

而在那不勒斯吃的比较贵气的一家店,是在airbnb里碰到的修wifi的飞机工程师推荐的,叫Baccalaria,就是一家吃baccala的店,意大利人命名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baccala是一种腌制过的鳕鱼,他给我们解释的时候,我们以为是咸鱼,但其实完全不是的。应该是鳕鱼经过加工处理,肉质更加紧实,但不会很咸的那种咸鱼。也算是那不勒斯特色的食材了。这家店的整本菜单都是各种做法的baccala,蒸的,煮的,配蛋奶酱汁的,配青酱的,配番茄,配茄子,总之是花式吃鱼。我们点了三种鱼,虽然酱汁变化万千,其实口味大同小异,对我来说鱼肉的鲜味不足,口感还可以。店员推荐的proseco倒是物美价廉,大热天的喝proseco还真是爽快。可能对我来说,baccala是一个必须一尝的食物,因为很特别,但是并没有惊艳到喜欢。

临走的时候,发现店里的黑板还写着“baccala不是一种鱼”,就很好奇什么意思,问了店员,结果两个店员的英语都比较捉急,而我们的意大利语也比较捉急,大家手忙脚乱的用意大利语跟我们解释意大利语也是颇为迷醉。而且事关吃的,意大利人非常执着,即使语言不通也一定要我们理解。意思就是,baccala专指这种经过腌制处理的鱼肉,而非是一种鱼。

说到那不勒斯吃鱼,还有更加local的地方。也是那不勒斯小伙伴推荐的,靠近Toledo大街,但是要走到旁边的一块市场区域中去。就是一个水产摊位,叫Pescheria Azzurra,旁边有个门面可以现场点菜吃。只有一个店员妹子会说英语,所以也是手忙脚乱地点了金枪鱼、三文鱼和混合炸海鲜。除了环境真的特别有气息之外,真的是价廉物美超高性价比。每一种都超级新鲜,我也是第一次吃到像是牛排一样端上来的金枪鱼排,实打实的一块肉啊。

那不勒斯还有代表性的甜品!baba!(不要随便答应,在这儿占便宜),是一种浸了酒和糖浆的面包一样的小糕点。我特地找了网上某个意大利人博文里推荐的Salvatore Capparelli去吃,就在老城中心。店很小,但是有室外座,选了个巨大版的夹着巧克力夹心。只能说吃起来和看起来想象中的口味差不多,还真是一个很有透明性和原真性的甜品,好吃但是不惊艳。反倒是这家店的caffe freddo让我很满意,因为可以做一半黑咖啡一半crema的样子,充分解决了我全吃黑的觉得太重口,全吃crema觉得太腻味的问题。

最后还想提一下,吃这个东西,是个体差异很大的东西,那不勒斯的披萨实在和国内一般认知上的披萨很不一样的,即使在意大利其他地区也不完全一样,然而人家才是正宗披萨(披萨是那不勒斯发源的),这可是那不勒斯人引以为豪的,外面的都是妖艳贱货咯。

去了那不勒斯回来之后,继续读story of the new name竟然觉得越来越有味道了。好像能感觉到那不勒斯这座城市的气质,好像从好多年前就烙印在主人公的记忆里,透过故事,穿到现在,又让我联想到在那不勒斯的时光。

其实,还是说不上很喜欢这个地方,或许为了披萨我还想再去,或许为了海我会还想再去。但至少,不会因为种种担心,而被吓得不敢去了。

我不想摆出一副很牛的样子说,那不勒斯根本没事儿,安全得很。这个城市的混乱还是会吓到我的,但这也是一个历来经历了冲突的城市自带的保护机制吧。

而且和美食一样名不虚传的,还有南意人的热情。不管会不会说英语,店员的态度平均水平都比我们去过的别的意大利城市好。(不过这里大多数人的意大利语我已经又听不懂了,口音和北部非常不一样,至于那不勒斯的本地语言没见识到)

遇到个要钱的(算是骗子那种吧),我微笑脸说了句:no capisco(我听不懂),他就嘻嘻哈哈地说: capisci(你听得懂);

某次吃饭点菜的时候,老板还夸我意大利语说的好,嗯,因为我关于食物的单词发音都特别标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