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那不勒斯城市的发展’

亚搏体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otoriousannies.com/,那不勒斯

本题考查了西欧城市的重新兴起.在西欧城市重新兴起和工商业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市民阶级形成了.它进一步分化出手工业者和商人、银行家等等.富裕的商人和银行家发展成为早期的资产阶级,他们的出现为资本主义的兴起准备了条件.

解答“人口的增长,以及农业、采矿业、渔业和林业产量的提高,都相应地促进了商业和城市的发展.城市作为地方贸易和地方行政的中心,开始慢慢地出现.意大利在这方面居领先地位,拥有威尼斯、那不勒斯这样的商业中心”这段材料反映欧洲城市兴起的最主要因素为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10世纪西欧开始出现作为手工业和商业的中心的城市,意大利、法国、英国、德意志等都有许多著名的城市.

点评本题属于材料型选择题,主要考查学生的阅读分析能力,解答此类必须认真阅读材料,提炼材料观点.

材料一从全球观点来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意义在于它开始了欧洲霸权的削弱。……一战期间,英国失去了其对外贸易的四分之一,法国失去了三分之一,而德国则失去了其全部对外投资。到1914年时,美国欠欧洲投资者的债务约为40亿美元,但到1919年时,它已成为一个借出款项达37亿美元之多的债权国。……与此同时,战争的浩劫使得欧洲人士气沮丧,失去信心。在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古老的秩序正在受到怀疑和挑战。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在1919年的一份秘密备忘录中写道:“在反对战前形势的工人中间,存在着一种不仅是不满,而且是愤怒和反抗的强烈意识。所有现存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的秩序都受到了欧洲各地广大人民的怀疑。”……最后,这次大战还对海外殖民地产生了影响。不但是革命的思想,就连社会主义和的思想体系也在殖民地中得到传播。一战前,亚洲的知识分子已为西方的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所激励,他们引用过伏尔泰等人的话。但现在,他们的后裔很可能会引用马克思和列宁的话。–摘自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

材料二因为当时美国是世界上第一经济大国,所以很多贸易,商业都和美国有联系。经济危机使美国自己的经济都崩溃了,这样的话欧洲必然会在经济上有所波动。资本主义经济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经济模式,它不同于封建社会闭塞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资本主义各国经济之间的互补互利性很大,所以美国的经济危机也会波及到欧洲,甚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1929-1933年世界性经济危机》

(2)根据材料一并结合十月革命的相关知识回答:是怎样的事实让劳合乔治在1919年意识到“欧洲大陆古老的秩序正在受到怀疑和挑战”?

雅博体育平台

2020年的春天,对于承平日久的欧洲大陆而言,注定是一段充满着危机与绝望情绪的日子。在2月春寒料峭之时,欧盟各成员国还在固执地保持着他们特有的傲慢与冷漠,隔岸观火一般看着中国愈演愈烈的新冠肺炎疫情,各国民众还在若无其事地在各种赛事,演唱会和派对狂欢中纵情释放激情时,病毒已经开始在这片不设防的大陆大肆传播。《欧盟联盟条约》《申根国协定》等这些原本旨在加强欧盟各国经济联系,进而推动欧洲一体化的理想化法律文件,在现在却为疫情扩散创造了极佳的外部条件。

【3月8日,西班牙马德里市民不顾政府的疫情警告,上街参加三八妇女节大游行】

短短几个星期的时间,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等主要欧盟成员国确诊人数纷纷破万,原本为欧洲国家引以为傲的医疗保障体系,正在被病毒打击得千疮百孔,在医疗资源霎时间变得极度匮乏的当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疫情较重国家的医院甚至出台了选择性治疗的政策:即优先将床位和医护人员分配给65岁以下的较年轻患者,而65岁及以上的病患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换句话说,对于年长患者,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最开始很多医护人员扛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忍着泪水将呼吸机的面罩从奄奄一息的高龄患者脸上拔去。而随着病患的激增,他们大多已经麻木,任凭患者家属如何在医院痛哭咆哮和咒骂,只是机械地执行着医院的规定。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到底起源于何时何地,已经成为医学界热议的话题,虽然疫情首先在中国爆发,但正如钟南山院士所言,此次疫情未必起源于中国。近日更有意大利医学家朱塞佩·雷穆齐披露,新冠疫情可能早在在中国爆发前的11月,就开始在意大利本土流行,这更给这个病毒的溯源史扑上了一层疑云。但科学上的争论,依然无法阻挡欧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机对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与牺牲进行肆意地污名化,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欧美高层政客居然将疫情强行甩锅给中国,欧美社会也屡次出现借疫情之名对当地华人华侨进行人身攻击的恶劣案例。

欧洲的医疗体系已经被疫情折磨得体无完肤,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曾针对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并强调:此次疫情非常严重,这将是德国自统一以来,不,是自二战结束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不过,在欧洲普通人的文化记忆里,最能因为新冠肺炎而唤起的黑色记忆恐怕只有两个:一个是曾在中世纪肆虐欧陆的黑死病,一个是在一战末期夺走上千万人生命的西班牙流感。

先说说黑死病,在1347年,也是在意大利地区,当时的南部西西里岛重要港口城市墨西拿突然爆发了一种奇怪的传染病,患者症状为严重的发热,咳嗽,出汗,乃至吐血,脖子腋下还有腹部会出现肿块,严重时会有皮下出血,皮肤上也会出现恐怖的黑斑。这种病一旦患上,致死率极高,很快墨西拿一半以上的人口就死于这种怪病。

【黑死病席卷整个欧洲大陆,很多城市一日之内尸横遍野,图为14世纪壁画表现的黑死病期间人民埋葬尸体的惨状】

墨西拿城的噩耗还没有传到其他城市时,这个怪病就开始以疯狂的速度在意大利境内传播,很快,那不勒斯,罗马,佛罗伦萨,比萨,乃至米兰,由南向北,疫情开始以惊人地速度在亚平宁半岛各大城邦和国家扩散。在文艺复兴的重镇佛罗伦萨,昔日热闹繁荣的街市景象已不复往日,路上的行人纷纷倒毙而亡,每天运尸体的车队络绎不绝地穿城而过,活着的人们每时每刻都处在惊慌恐惧之中。以欧洲当时的科学水平和医疗水准,对这场疫情根本是束手无策:仅有的医生或游医只能为患者擦拭一些草药偏方缓解痛苦,而对病理和病原一无所知。而密切杰出病患的医生也很快染病并在一两日内死去。当时就有教士见到此种惨状在日记里写道:“上帝对人类真是残酷到了极点”。

而疫情并没有就此止步,很快,通过地中海的贸易路线,疫情开始在法国和西班牙海岸登陆,在马赛,短短几日之内,三分之二的居民罹难,在1348年,瘟疫已经席卷整个法国和西班牙腹地,并东传至德意志诸邦乃至匈牙利和波兰等地,北上到英国和北欧等地,疫情所到之处,城市尸横遍野,田园一片荒芜,社会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当时的工农业等支柱产业遭受致命打击。

虽然当时的人们还没有现代医学里的防疫概念,但也隐约感觉到这种怪病是可以通过密切接触传播的,人与人之间开始充满了猜疑和恐慌。正如意大利文学家薄伽丘在其著作《十日谈》所写的“亲戚冷漠,兄弟相弃,丈夫常被妻子抛弃;不仅如此,更难以置信的是,父母丢弃自己孩子让他听天由命,就如陌生人一般”,很显然,这场严重的瘟疫已经演变成伦理灾难。而这是一位比利时教士则首次将这个怪病称作“黑死病”,成为这场瘟疫的代名词,并流传至今。

一直到1350年,整个欧洲都笼罩在黑死病的阴霾下,保守估计整个欧洲因黑死病损失了2000多万人口,这对于当时的欧洲而已相当于近6成的劳动力消失。不少欧洲人开始寻找自救之道,但他们的办法在今天看来着实有些啼笑皆非,除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奇门偏方外,当时的医生也开始戴上硕大的鸟嘴面罩(鸟嘴处塞满了各种香料以阻碍病情传播)来行医。这种奇怪的面罩虽然并不能阻隔病菌传播,但却成为今日医用口罩最早的鼻祖。而那些希望从宗教和经书中寻求解决之道的教士们则开始用“上帝对人类的惩罚”来解释这场疫情,甚至出现了“鞭笞派”团体,每日用皮鞭把自己打的血肉模糊的方式,祈求疫情早日过去。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反求诸己的道德高度,当时尚处在中世纪蒙昧时代的欧洲人很快就将黑死病的罪魁祸首指向聚敛巨额财富的犹太人身上,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排犹运动在欧洲腹地风起云涌,在地方领主的授意与纵容下,愤怒的暴民开始袭击犹太人的商铺,随意屠杀犹太人,仅在德意志的美因茨地区,就有将近2万犹太人被活活打死和烧死,其惨烈程度连后世的集中营都望尘莫及。

而至此故事还没完。黑死病在1350年后逐步消退,在给欧洲留下惨痛记忆的同时,也留下了数个世纪的未解谜团:这场瘟疫究竟是如何起源的?

直到19世纪末,随着近代医学科技的发展,人们逐步认识到病菌的存在,同时鼠疫开始为人们所了解,医学界开始通过所收治的鼠疫症状,推断,当年的黑死病很可能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大规模传染病。很快,就有历史学者根据史料中仅存的只言片语勾勒出黑死病的起源与传播路径:黑死病最早起源于克里米亚半岛为热那亚共和国所控制的城市卡法,而对卡法享有宗主权的蒙古金帐汗国大汗札尼别汗因为商贸问题围攻卡法城,久攻不下后,就把军中染上鼠疫的尸体通过抛石机抛入城中后撤兵,后来卡法城的鼠疫通过商贸陆续传播到意大利,继而在整个欧洲大爆发。

【黑死病猖獗期间,很多欧洲人迁怒于犹太人,怀疑是犹太人在水和食物中下毒。因此大批犹太人惨遭屠戮】

这样的推测实在是有太多主观臆断的成分:首先,无论是欧洲的编年史还是蒙古人与波斯人的史料中,都没有蒙古人使用抛石机攻击卡法城的记载,而且当时热那亚人是拥有射程超过抛石机的火炮作为守城力气,蒙古人又是如何做到将抛石机抵近到火炮射程内抛射尸体的?况且,鼠疫是否就是黑死病本身在医学界就存在诸多疑问,将黑死病的起源扣到蒙古金帐汗国的头上,实在是有些牵强附会。

【德国宾根地区流传的老鼠塔的故事至少表明,不能排除黑死病是欧洲原生疾病的可能】

中国有句民谚是“大饥之后必有大疫”。每次饥荒过后,因为人类抵抗力遭到破坏,瘟疫都会尾随而来。而在黑死病爆发的几十年前,整个欧洲恰好遭受了千年不遇的大饥荒——1315-1317大饥荒。在1315年春季,原本温暖的欧洲大陆突然遭遇降温和大规模雨水天气,给当年的农业生产造成惨重损失,粮食大规模减产,人们开始普遍忍饥挨饿,在很多地区,饥民捕捉老鼠充饥成为普遍现象,至今在德国的宾根地区都流传着老鼠塔的传说:即灾民们通过祈祷和诅咒,让老鼠们汇集在一起吃掉了塔楼里骄奢淫逸的贵族老爷。

而这座塔楼则被后世称为“老鼠塔”,这都从一个侧面反映大饥荒之下,欧洲卫生普遍落后的情况,人们为寻找食物而找老鼠之类的啮齿类动物充饥,很容易引发传染疫情。至今,黑死病是如何起源的,在学界都存在激烈的争议,但简单地将疫情甩锅给某个地区,某些人群,实在是有违科学理念的愚蠢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otoriousannies.com/,那不勒斯

yabo2021

【欧洲时报】最近,意大利人民被大火和高温天气闹得心情焦躁,外媒不但没有安慰一下呆利人民,反而给意大利泼脏水!

英国《太阳报》近日评选出世界10大最危险的城市。其中既有战火连天、民不聊生的中东城市,也有南美洲毒枭的据点,各个都不忍直视。

先来看看那不勒斯为啥上(中)榜(枪):那不勒斯上榜的原因是臭名昭著的黑手党。作为全球势力最大的黑手党之一——克莫拉(Camorra)的老家,各帮派当街械斗、枪杀事件长期以来十分常见。

克莫拉是意大利最古老的有组织犯罪团体,与其他两大黑帮——西西里“Cosa Nostra”及卡拉布里亚“Ndrangheta”不同的是,克莫拉由上百个以家庭为单位的地区性黑社会团体组成,每个帮派负责掌管一个地区,几乎整个坎帕尼亚大区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报道称,盘踞在那不勒斯市的黑帮分支主要靠贩卖毒品敛财,且成员越来越趋向低龄化。的确,近年来意警方数次破获未成年人犯罪团伙,其中有些儿童年仅11、12岁。

《太阳报》称,那不勒斯市的治安形势长期以来极为严峻,公共场合抢劫、恶意敲诈外地人(或游客)及各类暴力犯罪事件屡见不鲜。对于许多人来讲,那不勒斯就是危险的代名词,一些来自意大利其他地区的人甚至谈“那”色变。

不过,那不勒斯是个矛盾体,因为在它“黑暗”的另一面,是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独一无二的名胜古迹和绝美的自然风光。

那不勒斯市中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每年,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纷纷赶到这里,欣赏独特的自然风光、体验当地热情淳朴的民风。尽管被列为“全球最危险的城市”,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人们对它的爱哦~

那不勒斯始建于公元前600年。因地理及人口优势,该市14世纪后逐渐发展成地中海重要的商业港口。繁荣的经济促进了文化及艺术蓬勃发展,渐渐酝酿出那不勒斯地区独特的人文传统。

披萨饼起源于那不勒斯,想要尝尝纯正的真?披萨,那你一定不能错过那不勒斯的厚饼披萨。

那不勒斯人还发明了浪漫吉他和曼陀林,拿波里民谣亦是意大利音乐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

历史上许多知名人物均来自那不勒斯,3位意大利总统Enrico de Nicola、Giovanni Leone、Giorgio Napolitano均来自这里。这里还产生了众多优秀的艺术家、演员、作家、诗人,如:

虽然那不勒斯有着“黑暗”的一面,但对比这份“人间地狱”名单中的其他城市,那不勒斯则显得没那么危险:

圣路易斯被FBI看作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据FBI统计,一年当中,圣路易斯每10万人中就有约60人死于谋杀,这一比率甚至超过了“谋杀之城”底特律。

洪都拉斯是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在圣佩德罗苏拉,各类暴力犯罪肆意横行,平均下来,该市每年每10万人中就有173人被谋杀,谋杀率居全球之首。

《太阳报》称,在洪都拉斯,民众在极度贫困与饥饿中挣扎着,甚至连厕纸都极为紧缺。为了填饱肚子,许多人不得不靠捕食动物园的动物来维持生命。曾经游人如织的旅游景点,如今已成黑帮与毒贩们的老窝,一些港口城市亦被他们霸占,用于向美国输送毒品。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半岛宣布脱离乌克兰以来,乌克兰政府与欧盟共同向俄罗斯施压。在此背景下,首都基辅不断爆发暴力抗议事件。

自2013年被伊斯兰国占领后,卡拉就成为了其行政中心和军事指挥据点。伊斯兰国在该地区强制推行伊斯兰教法,市内非逊尼派建筑几乎全部毁于一旦。在库尔德武装力量与伊斯兰国的持续交火中,拉卡人民饱受战争摧残。

摩加迪休因长年内战与军阀割据而陷入无政府状态,加上基地组织事件时有发生,这座城市深陷恐惧与混乱的深渊。

面对《太阳报》把那不勒斯与上述其他城市共同列为“全球最危险城市”的做法,意大利人怎么说呢?

那不勒斯作家Maurizio De Giovanni对《赫芬顿邮报》表示:“许多人都说我‘老家’的坏话,尽管我听了很难受,但我已经习惯了。不过《太阳报》这次实在是过分了,他们应该调查清楚,弄清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再发表言论,而不是以偏概全。”

接着,意大利驻伦敦大使馆也坐不住了。大使馆在其脸书的官方主页上这样回应《太阳报》的报道:

“没有任何官方数据将那不勒斯列为‘全球最危险的城市’。《太阳报》你是中暑了吧……把那不勒斯与拉卡、摩加迪休、格罗兹尼这类城市相提并论,你们恐怕是电影看多了。”

去过和生活在那不勒斯的宝宝们,你们觉得《太阳报》说得有道理吗?在你们眼中,那不勒斯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呢?

三卷本的《人民的名义》电视文学剧本出版之际,同名电视剧在湖南卫视首播已经结束两个多月了。根据志愿者抽查检测…

春秋时期,祁黄羊举贤不避亲被传为千古佳话。两千多年后,“禁止国会议员雇亲”成为法国政府加强政治道德规范的一…

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公布,备受关注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锁定为6.9%,官方用两句话概括半年来经济运行的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otoriousannies.com/,那不勒斯